好久不見,方娣:


  你的背影仍定格在蒜香藤懸成的紫色珠簾之後。


  每當緩步在那個一同回家的午後,沿著回憶的清流,我總能
找到躲在雀榕後--那天真頑皮的你,彎下腰,掬了滿掌的思
念,想從中獲取你的消息,但最後,我還是讓它緩緩從指間滑落
。因為不用清澈的溪水滋潤,我的臉頰也早已氾濫成了一整片的
相思流域。

  一棵小葉欖仁霸佔了人行道,樹下滿溢著你的道歉和傻笑,
而遲到的你總能讓我消氣,但我始終沒有告訴你,你的手是如此
溫暖柔細。轉個彎,那間便宜又大碗的冰店已經收掉了,我仰望
著猶未卸下的招牌,嘴中便有一種冰涼的甜蜜化開了,當你的湯
匙伸向我。河邊的長凳也已經換成了綿延的攤販,但我仍記得那
抹瀲豔的紅霞。你說橋上的夕陽是一種俗豔,而橋下的波光殘霞
才是不落窠臼的美。我很抱歉,因為我根本分不清哪一個才是真
正的美。請你原諒我,因為我早已如醉翁一般,意--已不在夕
陽了。

  也許這次的分離是天註定,地平線已在我眼中漸漸迷離。海
風捎來的消息,是你的冷冰無情,但我仍不死心尋覓--寒流裡
的熱帶魚,清徹如海的記憶,卻蒸發的無蹤無影,只剩白色的結
晶能證明淚流過的痕跡,而我像隻離群的魚,被你囚錮在那年夏
天--有你的記憶裡。




               來自深沉海底的  袁天 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balaya 的頭像
jambalaya

CrOoKeD iNsIdE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