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水開始從上面傾瀉而下。
  
  我開始幻想自己走在無人的街,午夜的起點是隔壁賣豆漿的老伯,
他口中抽著我已經聞了將近二十年的白長壽菸味。向左或向右?反正只
是幻想,我選擇了平常少走的,左邊。慢慢的讓畫面前進到巷口的便利
商店,又要選擇左轉還是右轉了,可不可以不要給我這麼多進退維谷的
選擇?,鏡頭左轉,面前是兒時晚耍的公園,有多久沒有到這裡來了呢
?花了許多力氣才將畫面構築完成,有溜滑梯、滑板道、小涼亭、躲避
球場,還有一幢永遠矗立的圖書館,在暗夜中顯得孤寂。

  此時,水柱被調大了,冷水澡持續著。

  揮別了花崗岩鋪成的小徑,離開了公園卻進入了死白的國度,這條
街是這個模樣嗎?我的記憶建築出來的畫面似乎有點問題,等等,再更
仔細的想一遍,賣文具的好像改成補習班了,巷口雞排的老闆已經過世
了現在收掉了,通往小學的泥濘小徑撲上了柏油,都不一樣了。長大之
後就都不一樣了。只有死白的路燈依舊死白,無聲的夜持續無聲。

  肌膚對水的感覺麻痺了,但我還不想停。

  到了街底,我突然被左邊延伸過來的一整片腥紅嚇到了,就像全白
的襯衫上滲出了血跡,有一點心如刀割的錯覺。畫面整個左轉,在街底
散撥肅殺之氣的是盡職的紅綠燈,明明沒有人在意他的存在他卻還是自
以為是的盡忠職守的努力著,血紅、銅綠、泛黃、腥紅、慘綠、鏽黃。
把這惱人的感覺拋在後頭,畫面繼續推移,眼前的景象讓我興起了對社
區規劃的興趣,因為相對於背後的死白,眼前是一片野火燎原的錯覺,
火焰的顏色從電線桿上灑下,把星星之火點綴成整片浴火的水泥叢林。
有點可怕,像就要被吞噬了。

  強迫自己拐了最後一個彎,讓旅程趕緊終止。

  我聞到了,那白長壽的味道,賣豆漿的老闆抽菸依舊,店裡也依然
沒有客人,一切就跟我剛開始出發的時候如出一轍,只是老闆腳邊多了
幾支菸屁股,或是扭曲、或是扁平,但他們共通的是曾經燃燒過的心,
已然冰冷。

  於是從口袋拿出鑰匙,讓這段幻想結束。

  我踏進家門,才知道原來那些街景都是真的。

  你聽,那屋簷上的流水聲,滑經耳際,溜過髮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balaya 的頭像
jambalaya

CrOoKeD iNsIdE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