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可以為了什麼而停下腳步,於是,我們學會嘆息。
  我們會害怕感情的變質,因為感情是一段即興的旋律,輕快流動而不由人。沒有一個人可以逃出情感的煎熬,友情好比春風中的柳絮,開滿了一季的河上風光,最終仍要四散飄零而各奔東西;而愛情好像在枝頭燃燒熱情的楓,最後也只是化作一抹以秋高氣爽為背景的灰燼,與路旁的遊人如織相映成一股愁緒,使人不禁啞然失笑。而親情像是一棵樹,我們守護著他成長與茁壯,而且深信他將會永垂不朽而歷久彌新,但你卻無法逃避椿萱無法長青的宿命,於是一季又過一季,親情看似從時間的洪流被傳了下去,但是最後還是回到了原點,只是我們從不懂事的小草長成了康乃馨與向日葵,然後依循著父母的腳步走完全程而步下舞台,不會有安可更不必謝幕,因為這樣的劇碼已司空見慣,而悲傷只會留給自己。於是情感以成長與凋零,在每個人的世界留下了一季季的清新,燦爛如百花爭妍的青春年華,蕭條如枯枝敗葉的老態龍鍾,情感默默牽引著。
  我們也會害怕時空的變遷,因為時間在天地間的刻畫是日以繼夜的,是無法喘息的,所以人們千方百計,只為了阻止時間的洪流理直氣壯的奔放肆大,因為我們不希望他帶走些什麼,但同時也期待著能得到什麼。在年少時,我們在河床上淘金,從不在意那些從指隙間如流水徐徐逝去的光陰,揮霍著本錢,洋溢著青春,只為了微乎其微的那-蘊藏在現實爛泥裡的夢想之金,直到我們了解到如一寸寸黃金的光陰已然遠去,且在我們的身後堆積出別人的夢土,於是我們開始築起看似滴水不漏的堤防,試著留住那奔流向海不復還的歲月,但依舊徒勞無功,因為光陰已隨年華逝去,是無法逆溯倒流的。於是時間用侵蝕和堆積,在每個人的世界留下一句句的驚嘆,高深如連山絕壑的品德修養,肥沃如平疇綠野的經驗累積,時間潛移默化著。
  但我們卻從不向這些無法逃避的宿命而低頭,於是我們追求永恆,一種永久不變的理想,我們試著把將隨風而去的柳絮一把抓起,但我們只是讓空虛開滿了思念的枝頭,片片落下的寂寞卻拂了一身還滿,也試著將逐漸凋零的過去拼成完整的旋律,卻遍尋不著能使你破琴的鍾子期,於是我們迷失了自我,在前往永恆的路上。
  「我必須開始習慣『改變』。」
  一腳踩進了瞬息萬變的世界,任憑身邊的一切如電光石火般交錯著,我才開始發現到一些蛛絲馬跡,從螢火蟲的螢光一明一滅之中。我似乎可以感受到,在這樣一個萬事如白駒過隙的空間裡,仍有一些規律的軌跡可尋,柳絮雖然飄零,但花開花落總是春,我們可以惦念那已遠去的情,但我們更應該期待下一個春,再次揮灑成滿城的春色掩不住,燃燒雖化為灰燼,但下一季仍有一叢叢的嫩芽蓊鬱成一片新綠,只要再次點燃那熊熊的熱情,一切又將如漫山的野火燒之不盡,花季就這樣遺傳了下來,一代一代,人亦如此。於是,即使當世事的變化,已經快到連為一朵曇花的凋謝而悲傷的時間都顯得奢侈的時候,我仍能深刻體會:我們早已存在於一種永恆,這是一種永不止息的『變』,週而復始。
  於是一切的追求找到了解答,變,亦是不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balaya 的頭像
jambalaya

CrOoKeD iNsIdE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