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爾從小就是孤兒,跟著華勒提斯牧師長大,
   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五歲那一年,有個跟他年
   紀相仿的小孩也被送進了紫藤講堂──這是黑爾跟
   艾藍里的第一次見面。
 
     由於兩人都同為孤兒的背景,很快地兩個小傢伙
   成了好朋友,總是一起四處玩耍、嬉鬧,尤其艾藍里
   特別喜歡捉弄小動物,而黑爾總是默默的跟在後頭善
   後,不久之後整個霜月鎮的人,都知道有這麼一對牧師
   見習生,名為湛藍(Dark & Blue)二人組。
──
   「哀~這耕耘機就是怎麼用都不管用,一直耍牛脾氣」
   「沒關係看我的!」黑爾認真的檢查著機器
   「你們別拿我窮開心了,你們這兩個小孩想做什麼?」
   「艾藍里你有帶白金鑄文跟熔餘灰燼嗎?」農夫被黑爾忽略。
   「有阿有阿~」艾藍里從荒原骨架包中將物品交給黑爾

   「Back to the future, forward to past,στεελ and vice versa.」
   黑爾低喃著咒語……

   如同其他老掉牙的劇情,沒錯。






   耕耘機還是不會動。

   這時遠方恰好傳來華勒提斯牧師在後頭的吼聲

     當天晚上這兩隻小傢伙,就因為偷拿骨架包和
   隨意施放煉金術(未遂),而被罰晚餐只能吃馬鈴薯
   (ps.但是這對愛吃馬鈴薯的作者來說卻是一大享受XD)
──

     而這個月光之梢當然不是個正式的地名,而是
   有一次泰坦座流星雨,霜月鎮標高最高的霜領洞穴
   外早已經擠滿了觀星的人(犬?)潮。個子還很矮小的
   Dark & Blue根本看不到天空。於是他們便爬上了整
   個山頭上看起來最高的一棵樹,但是由於這棵樹已經
   死了,所以旁邊的樹也都慢慢的超過了這棵樹的高度
   ,於是這棵樹本來要被稱作泰坦巨擘(因為剛好是泰坦
   座流星雨時的發現,而且這棵樹本身也非常的”泰坦”,
   但是後來由於這棵樹壽終正寢,他們便改名叫做月痕,
   用來紀念死去的”泰坦”,而月痕的頂部便稱為月光之梢。

     從今以後這就是他們的秘密基地,而且只要有一方
   心情不好,從人群中蒸發,另一個人總是能在月光之梢
   找到他。有一次艾藍里不小心將華勒提斯牧師的水晶球
   打破了,就帶著水晶球的碎片逃到月光之梢來,於是他
   們便一同研究”無機物的煉金學”,利用白沙、珊瑚和小
   蘇打,便成功的將水晶球還原。

     從那之後,黑爾跟艾藍里就不相信華勒提斯的占卜
   結果了(笑)
──

     這時黑爾不經意大笑了出來,差點從樹梢摔下。

     一回神之後,才發現身邊仍是空無一人……

     「艾藍里……」

──

     「今天,海特提斯即將進入霜領之穴,你準備好了嗎?」
     「嗯。」
     華勒提斯隨即回頭對著樂師們做了個傳統的卡巴手勢,便領
   著黑爾走向霜領之穴

      於是在紫藤聖歌的護送之下,黑爾海特正式踏上了前
   往偉大牧師的旅途。

──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