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先生們 你們好:


     首先要恭喜你們,你們就快要自由了。因為我哥哥的事情
 
  即將要成為泛黃的夾報裡的其中一頁,所有的熙熙攘攘終將塵埃
 
  落定,而這整件事情就像是失去媒體聚焦的頭條,已經漸漸淡出

  許多人的生活。


     工作的繼續工作,拉K的繼續拉K,持續香火鼎盛。


     但是接下來是長期抗戰,爸媽似乎選擇要自力照顧,這樣

  你們也不用再來了,不過好像自從我為你們寫第一封信之後,你

  們就很少來了,所以這也許不算一個好消息。充其量也就算是個

  小道消息吧,你們就姑且聽之吧。

     
     哥哥已經被宣判將無法恢復意識,雖然我知道世界上有奇

  蹟,雖然我知道凡事沒有絕對的百分之百,但是謝謝大家正面的

  安慰,但如果以後奇蹟發生,那算是我們祖上積德,應該跪下來

  謝天。但是現在不用對我說只要大家心念一致哥哥就會好轉。之

  類的話已經只剩下兩個作用。一是自我安慰、二是自我嘲解。

     
     但是我的心態是很正面的,我知道該留下的不會離去,反

  之亦然,所以早在出事的第一天,我哭的析瀝嘩啦的時候,我的

  哥哥就早已被你們殺死了,現在他還活著是上天的憐憫,所以我

  心懷感激而不是悲傷。


     感覺不到跟沒有感覺,是兩回事。

     就像真的死了跟腦死,也是兩回事。

     我們還可以說故事給他聽。

     還可以告訴他最近又有誰搬家。

     把對堂姊的抱怨說給他聽,也說說我們有多愛他。













     你們無法想像的,牽絆。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