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錯置
間歇性的暴雨 擊中
很朦朧 很暴力
可愛的小花也垂頭喪氣
怕什麼呢?
承擔不起的重量 有如
諾言一般
輕如鴻毛 在風中
易如反掌的化險為夷
的確 令人留戀的那一雙手
出不了聲的挽留
口不是口 開著
如一個變形的碗 開在雨中
此刻 雨絲絲滲入血液
在鑼鼓喧天的背景音樂中
意亂情迷的乩童 踩出七星步
也許是 走三回少兩步 
沒有意義的故事 被嗤之以鼻
用一把火燒掉自己 句點 終於結束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