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一場滂沱,如斷了線的珍珠,一顆顆打在我緊掩的心門,我不知道,
為什麼我應該要變得成熟,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能被世界認同,我不知道,我
原來只有十七歲。
  爸爸一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座山,如曖曖蘊藏於地底的礦脈,他的智慧
總是為我點亮了沿路的燈火,又像是巍巍參天的常青松柏,為我擋下了無常人世
的苦痛和折磨,又好似汨汨出谷的澗石清泉,洗去了我每日風塵歸來的疲憊。
  但是只因一撮頭髮,我恨不得做個叛逃者,逃離滿山的藤蔓。
  夏日隨著汽水中的氣泡不停蒸騰,我也是一個無法倖免的受難者,最引人注
目的就是我一頭的蓬草,他們懶洋洋的在我的額頭上恣意蔓生已有些時日,而爸
爸一直是協助我對抗這些雜草們最稱職的園丁,這次當然也不例外,但有別於先
前的修剪,在這次的整頓當中,園丁自顧自地修去了後花園那幾支生意缺缺的荊
棘,那是花園主人最細心呵護的荊棘,園丁失望的認為自己的主人怎麼會突然變
得如此不成熟,而最後,園丁和花園的主人決定分道揚鑣。
  全世界都會站在園丁的立場,認為為花園的主人修去令人窒礙難行的荊棘,
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而花園的主人心裡也知道,修去了它們,對於自己也是好
的,但是在這次的拆夥當中,大家只注意到那一枝枝倒在血泊中的荊棘,卻沒有
注意到,那滿地的血,不是荊棘流下的血,而是花園主人流下的淚。
  我在意的不是荊棘,而是你的自作主張。
  這個時候已經姑且不論,誰的意見才是最好的,即使結果證明你的意見是好
的,你總是覺得你的才是對的,但年輕就是我的本錢阿!可以去闖去撞去揮霍,
可以揮灑可以荒唐可以不成熟,但是,我很遺憾,我們長久以來的良好溝通就這
樣斷流了。
  就像是從不停息的尼加拉瓜瀑布,河水從女媧沒補好的隙縫,傾瀉而下,在
鐵灰色的天空下,一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要的是年輕的特權,是無憂無樂的唱
著自己想唱的歌,跳出屬於自己的舞步。我也知道,我需要變得成熟,我知道,
我應該要能讓世界認同,但我知道,我要的還不是這些,至少不是現在,因為我
還年輕,我只有十七歲。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