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早上,各個營寨都是忙裡忙外,準備材料改造衰弱的士兵。

李煜這天特別起了個早,

查看各各士兵所新增的軍火配備、什麼都不奇怪大刀以及離子雷射槍。

「國主!」各個小兵向國主行禮的聲音不絕於耳,全軍戰役昂揚。

李煜:「看來此仗我們是贏定了!」

隨從:「是啊!國主英名!」

李煜:「還得靠各位將士用命啊!一切就看今夜的突襲了。」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是夜,狂風大起……

將領:「快一點準備好!你們不想要頭功了嗎?」

小兵:「是…是…是…」

將領:「一定要趕在四更之前渡河!別的營寨四更便開始造飯,別給人發現!」

將領:「準備渡河!」話音剛落,所有潛艇同時出發,

就如同是要堵住河水一般的潛艇堡一艘接著一艘。

「咻……咻……咻……咻……」北岸突然飛出了許多飛彈,

原來是中原科技學院最新研發的SN-928九尾導彈!!

它的威力足以炸花三座城池。

「轟隆隆隆……」

南唐的軍隊為之一震,沒想到對方有如此強大的兵力……!

就連艾佛勒斯也感到訝異:「看來是必得用那招了…υ!」

艾佛勒斯派出所有的改造士兵以及先進的武裝反擊,

但是荊南早已知道其所擁有的特殊兵力,

也派出了步行兵器予以殲滅。

步型兵器用其光學迷彩,即使是X也難察覺其蹤跡;

加上體型上的差距,X以及南唐的士兵根本是被打好玩的……

數萬名士兵的身軀在空中飛來飛去,

死的死;傷的傷……艾佛勒斯乍看不妙,

只好動身前往加入戰局。

一看到艾佛勒斯隻身一人走了出來,步行兵器們開始加以戒備,

並使用初期最強的火力射向艾佛勒斯…

只見他單手一揮…屬百顆飛彈頓時炸裂…但是完全傷不了艾佛勒斯!

在爆炸後的層層煙霧中…只看見一道紅光,

是艾佛勒斯的血紅雙眼。一隻影形中的步行兵器在瞬間炸裂,

再煙霧中,紅眼彷彿是鬼影一般..一隻接著一隻,

成為所有荊南士兵的惡夢…造成了無可比擬的恐懼……!!

但是荊南仍派出所有可以上場的兵器;不管是坦克還是巨型機器人。

步行兵器使用其斬艦刃斬向艾佛勒斯,

駕駛員一抬頭看到艾佛勒斯雙眼發著恐怖紅光,

駕駛員感到無比恐懼且害怕;

並不是害怕死亡,而是害怕連自己怎麼死都不知道…!?

駕駛員:「那不是在這個世界的人所擁有的眼神……」

炸裂!......只見一位站在瓦礫中,身軀發出陣陣殺氣的紅眼殺神!

時間隨之流逝,失去的東西都將遺忘…。

宋軍的人型兵器也派不上用場…

艾佛勒斯強得難以用電腦打出來。

即使有存活下來的士兵也被那紅眼及殺氣所震懾,

不是瘋了就是自殘。宋軍已毫無抵擋之力,

他們只好北退…尋求契丹的騎兵協助。

當南唐獲勝之際,剎那!…大地不再浩瀚,海風不再飄移;

天上的小鳥爬不下來,地上的老鼠飛不上天;

時間……停止了!艾佛勒斯大驚!是誰擁有這種可以控制時間的力量?

萬物都停止活動!時間停止了!忽然間,空間開出了一條裂縫…

從裂縫中走出來了一個…人?!神秘人:「吾乃時間之守護者。」

時間之守護者:「我們必須守護時間的順序,

以及控制這個世界的時間,它有屬於它的歷史,還有該走的路,

我們必須將偏離正軌的路引導它回到正軌;將不屬於這段歷史的東西加以剷除……」

艾佛勒斯:「呵…沒想到還有你這種人存在。看來…你是來解決我的囉。」

時間之守護者:「看樣子你似乎已經知道了,別抵抗了..你打不贏我的!」

艾佛勒斯:「來吧!υ!........第二型態!」υ:「嘻..好久沒用了呢!」

風雲變色…υ忽然間改變了形狀,轟天雷響…υ開始吸收天上的雷電…

υ變的巨大…且形狀變的更加壯觀..變成了一把巨劍!…伴隨著陣陣哩雷響…

艾佛勒斯操控了雷電…艾佛勒斯:

「煌羅萬象.大地鳴亂.霸雷聽我召喚.雷神招來!」

忽然間…數以百計的落雷擊向時間守護者!怒雷強襲………

但是..時間守護者不躲且不閃

:「你忘了嗎?...我是”時間”守護者.我可以操控任何人的時間!」

艾佛勒斯飛了出去!υ不在它的手上!

只見υ急速的腐化,生鏽且侵蝕內部,

它加速的υ的時間…艾佛勒斯:「不……」

時間守護者:「消失吧…順便把不屬於這時代該有的科技與之消逝…

或許再遙遠的將來…還會降臨在這個世上…但…那是未來的事了…」

艾佛勒斯消失了,曾經出現在荊南的人型兵器也消失了,

所有曾經造成極大損傷的科技兵器都消失了,

回到了樸實且傳統的槍矛;各種潛艇也消失了,

取代的是各式木造戰船,一切不記載於正史的東西、

即使是過往的回憶也都從西元900多年消失在那繁榮的中國......。

唐一路北上,但是他們只剩下普通的士兵了..

根本不是宋的對手,且汴京以北已經不是南唐軍隊所能適應的地形氣候了,

軍隊士氣以不如以往,士兵們一個個倒的倒、凍的凍;

像支仔冰般。畢竟天寒地凍、不像江南般的春光明媚;

不是他們擅長的戰鬥型態:陸戰。渡河時更加不利於南唐,

善於水戰的他們完全不能抵禦契丹的騎射兵團、宋的陸上圍剿隱形戰術…

他們如閃電般在眼中閃爍,無法捕捉到的影像;

來不及防備的瞬殺只在一眨眼。

宋軍士氣大振!這種拖泥帶水的打法實在不合趙匡胤的胃口,

於是他一聲令下,展開強力加速戰!

失去艾佛勒斯幫助的南唐完全不是宋的對手,

就這樣一步一步被打回荊州……李煜知道南唐之氣數已盡,”轟……!!” 宋軍攻陷金陵城……南唐國破人亡,在一夕間灰飛湮滅。

當年臘月,李煜做了北宋的俘虜。後來被押送到了北宋首都開封。

因為李煜曾經對宋稱臣,所以趙匡胤沒有殺他,

而是封了他一個違命侯,

實際上是名副其實的亡國奴,享受高級待遇的亡國奴。

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那已經是多年前的往事了,沒想到今晚又在夢中驚醒……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華麗的宮殿、雕刻細琢的玉石仍然存在,但年輕的容貌已不如從前。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試問能有多少的憂愁?正像那奔流向東的春水,難以御抑,連綿不絕。

七夕晚上,李煜心情鬱悶,讓歌妓奏樂,

聲音大到外面也聽的一清二楚,宋太宗知道後非常惱怒,

又聽說李煜的詞中有“小樓昨夜又東風”和“一江春水向東流”,

更是生氣,正代表著他仍懷念著從前的金陵阿!

當晚就讓人給李煜送去了牽機毒。李煜享年四十二歲全身痙攣而死。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