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的工作
是解讀大自然的細語
還是負責幻想出一陣陣空穴來風
先不去爭辯詩的源頭
而我知道
一棵樹有百種姿態千個世界
一片落葉抑或如是

記不起名字的小草
在路邊招搖
伸長了細長的雙手
只想從風中 尋找
那一絲涼意的 秋

漸漸水落石出的清唱
是深秋的一洗
溶不下的波光潾潾
就恣意的閃耀在路人的眸中
投影出許多黯然神傷
一段段的斷簡殘篇 傾訴


原來溶不下的不只波光 還有一曲斷腸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