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小南門站
又偶遇了我的好友
我跟他聊很多
從這次的段考
聊到他的同學我的同學
還滿開心的
因為我們的想法是這麼的契合
或者是說我們兩人的個性互相包容
總之很開心
騎中我們就聊到了他們班有個很機車的衛生股長
就是走到哪裡都會有人噓
有事沒事就要嗆的那種的那種
就像是俞子堯的分子式一樣
機車股長=(俞子堯)× n
其中起過最激烈衝突的
就是他們的衛生幹事
他們兩個人用髒話互飆
這是我想都沒想過的事
還聊到我跟我國中老師互嗆的事
她是一個蠻不講理的老師
而且他總是自以為有理
但是卻常常在和我對嗆的過程中
無法據理力爭 因為
她根本就沒有她所謂的有理知道可言
這時候我繼續和我的好朋友聊著天
但即使我的嘴巴仍不停的說著話
腦袋就像是遺世獨立般的思考
這時候的我已不敢做這些事
我竟然已經都嗆不出來了
這個現象好像是漸漸的
今天在跟黃群凱對話
才發現這樣的自己
我只想問問自己
這樣對我來說
到底該算是
變成熟了
還是說
ㄋㄠ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