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忙的 狂草  
我們把過去寫了一遍
綠油油的芬芳 露出土色面容
藍澄澄的晴空 披上煙雲塵囂
我們回不去 即使流淚
淚水也不會隨著長江水流向天際
我們也無從憑弔
那孤單的身影 前進
在時間的洪流之中
碎了一地 灑了滿天
不再回響的笑聲
鵝絨般的天真

知了聲聲喚不回 那個夏天
都已塵封在不朽的旋律中

卡滋 一口吞下
那懸在鞦韆上的童年 
終於安歇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