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去偽善的面具
帶著澄澈的心靈
我和我的孤獨 同行
前往拜訪 被溫柔流域簇擁的 你
一座徹夜不眠的鋼筋叢林

十點五十六分的街景
從川流不息的車水馬龍
皺縮成一團理不出頭緒的枯籐 
四處竄動 盲目地尋找夜的出口

霓虹淹沒了星光
夜空亮成一大片腥紅
一具具軀殼 如 永不止息的指針
一再錯身 彼此脆弱的時分
一旦相同頻率的空虛 共鳴
一齣齣狂歡便輪番上演
又有誰會問 夜有多深

喧鬧止步
我轉身走進一片鴉雀無聲
水泥樹叢和玻璃花朵睡得很沉
著床於 柏油色的夢
燈火取代了星月
灑下聊勝於無的溫暖
北風嚴厲地橫掃整座叢林
像在清點 然後抹去
殘留在這城市的一絲溫度
我是個過客 卻像個逃犯
瑟縮在捷運高架橋下
感覺你 子夜的最後脈搏
終於 緩緩向我走來
確認了彼此 體內流著相同的寂寞

在最後一盞路燈
熄滅以後
我們緊緊相依 取暖
用彼此的孤單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