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往常是個沒有元氣的早晨,該死,右邊的耳機壞了!從
910到新埔到西門到小南門,一路上眼睛開開闔闔,疲勞卻睡
不安穩變成了另一個毛躁的理由。我手上整理著亂成一球的耳機
線,順便整理一樣紊亂的心情。

  此刻,一片片白色的花瓣落在我視野的正中央,擋住去路。

  腳邊立著一個小鐵牌,雖然有點生鏽但是『野薔薇』三個字
卻仍是很清晰的印在上頭,我望著紛紛落下的花雨,才回到自己
的回憶裡去搜尋,才發現我最後一次抬頭,是去年冬天的枯籐,
是去年冬天的凋萎。

  我,噗嗤笑了出來。

  竟然被路邊素不相識的小花,提醒時間的流逝,提醒自己越
來越老,也提醒自己  該畢業了。

  雖然最後勾起了些許的愁思,但是本來纏成毛線球的心情卻
迎刃而解,我把眼光向遠處望,發現所有的花早已爭奇鬥妍已久
,只是我一直無心探尋,好漂亮,雖然這不是我看過最美的景象
,但是在這個當下,好美,這煙雨濛濛的早晨。

  我,再次笑了出來。

  一如身旁那綠頭鴨所激起的漣漪,久久不散。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