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捕捉每一個湛藍的瞬間,蔚為一種希望,獻給你。

     猶記得一個靜謐的午後,蟬聲鼓譟著不安,你拋下了沒做完的家
  事和身為長子的責任,帶著頑皮的我逃入了大自然的懷抱。我們奔馳在
  綠油油的芬芳上,你笑著對我說在河的那邊有很多很多的魚,我點了點
  頭沒有說話,然後就緊跟在你大大的腳印後,深深淺淺的腳印落在雨後
  的軟泥上,沿著河岸拉開了一條長長的拉鍊,無邪的童稚和天真的笑靨
  ,就一股腦兒地傾瀉而出,佔領了整個河上的風光。雖然魚早已悄悄地
  順著時間的河流游走了,但是記憶裡的魚簍卻還是滿溢著孩提時代的純
  真,那時候的河水靜靜地流入我的心海,盤旋成一片無憂無慮的藍。

     一大片晴朗的天空,一架飛機輕輕掠過了天際,也在天上拉開了
  另一條純白的拉鍊。我抬起頭,用疑問的眼神看了看你,你說拉鍊的另
  一邊是風的世界,我們都是風的孩子。所以那裡是我們的故鄉。雖然我
  並不了解你的意思,但是從那次之後,只要有飛機從天空飛過,我就會
  嚷嚷著要去放風箏,直到有一次,風箏突然斷了線。越飄越遠,我難過
  地蹲在田埂上哭個不停,你輕輕拍了我的頭,然後把你的風箏讓給了我
  ,我望著你微笑的臉,便感覺到有種暖暖的感覺擴散開來。後來你背著
  我回家,夕陽把我們的影子拉得比風箏線還要長,而我希望他永遠不要
  斷。雖然不知道那個斷了線的風箏,是否仍自在地在天上遨遊,但那輕
  柔的雲朵仍懸在我的天空,點綴著那一片天真無邪的湛藍。

     然而現實的無奈終究還是登門輕叩,我們被迫告別那一片綠草如
  茵,前往不屬於我們的鋼筋叢林。瀝青的油氣蒸蒸掩蓋了大地的芬芳,
  一幢幢水泥大廈偽裝成參天巨木,整齊的叢生著。從此之後,我和你的
  生活如子母畫面般切割,雖是同步卻相隔兩地,演譯著彼此的孤單。終
  日的歡樂時歡樂時光逐漸濃縮,最後竟只剩一句睡前短短的一聲──「
  晚安」。而原本沉默如死魚的電話開始活躍了起來,電話響起、接起、
  然後門外一陣機車聲響起,你的背影就這樣沒入了夜色的無盡深沉裡。
  此後這一幕幕如連環劇不停上演,一成不變。只是電話響的時間越來越
  早,你回家的時間越來越晚,直到最後,你的棉被就這樣失溫了一整夜
  ,媽媽的枕頭也是。





            --- To Be Continue  ---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