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鎮日漂浮 漫無
     目的 游移在他或她的指尖
     醒著還是睡了 夢的國度
     我們找不到確實的定義
     腳踏著的是地或是雲
     亟欲肯定自己的存在
     是不是因為自己 不相信自己
     真的存在

     望著雪白又摻著些許灰階 的
     死亡留下的痕跡 俗稱骨灰
     到底是到哪個國度去了
     或是被擠壓進不同的空間
     我們幻想天堂 是因為我們不願相信
     死亡 是一切的結束 
     卻不是另一段開始

     酒精以各種方式滲透
     氣態的 液態的 悲傷的 煙霧狀的
     甚至純粹如陽光般灑落 佔據
     我們該怎麼躲 躲不了
     於是我們醉在一起
     一同遵循並相信我們確信的世界
     讓步過後的我們歸納出一種價值
     像積木一般 我們用不停妥協建築出世界
     於是我們不這麼執著於什麼

     在這個喝水也會醉的時代裡
     我們不必執著於什麼
     因為轉眼 成空
     下一秒 握住的 會是誰的手
     或是 遺憾 灑落
     隨風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