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平不了的惡夢
    明明就知道是自己
    了斷不了 又無法前進
    想的 念的 惦記的
    被理智壓下來
    發明文字的人
    現在一定在嘲笑我們班門弄斧的愚蠢吧?
    
    還不清的糾葛 不是金錢
    故事進行到此越顯曲折
    弄巧成拙的自己成了舞台中心的小丑
    玄武指向青龍 朱雀面對白虎
    虛幻的座標一再轉移 該怎麼走? 
    
    這樣的情節將成為一首長詩
    就雜揉在不停奔馳的時間洪流中
    叫一聲兩岸猿啼 一唱三歎
    做態要前進的夜晚也沉醉了
    虛晃了兩招的雕蟲之技
    掩飾不了心中的澎湃洶湧
    門將輕輕闔上 書本悄悄開啟
    扉頁摩娑的聲音 是我無法明說的 心聲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