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有個科學家

他的實驗室裡擁有的儀器和藥品都很齊全

但是其中最讓他頭痛的

就是他總是分不清楚

Joy Hydroxide 和 Sorrow Acid

於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實驗當中

只要能夠避開使用

就選擇讓這兩種藥品安靜的放在滴定管內

無色無味 澄澈透明 不增不減 相生相伴

但是漫長的科學生涯當中

卻避不開總得面對 這一項酸鹼的課題

於是他迫於無奈的拿起了第一個身先士卒的錐形瓶

打開滴定管的開關

酸酸鹼鹼 鹼鹼酸酸

於是錐形瓶很快的便爆開來了

也許是耐不住侵蝕 也許是耐不住大量的中和熱

但是碎了一地的玻璃且慢

這不是科學家的錯

因為他從來不曾認真面對這對相生相剋的酸鹼

而科學家在收拾完殘局之後

睨了一眼 當作哀悼

但緊接著下一個錐形瓶自動自發的補上

酸酸鹼鹼 鹼鹼酸酸

這個錐形瓶似乎承受住了

但科學家沒有微笑 而錐形瓶仍然

呈現鹼性的粉紅微笑

未知的溶液 未知的滴定

只見水位逐漸上升 卻不見酚 酉太 褪色

於是科學家開始經常使用這個錐形瓶進行實驗

但是

在科學家看不到的地方

又怎麼會知道

指示劑顯示的鹼性並不完全來自Joy Hydroxide

又怎麼會知道

滴入的Sorrow Acid 消化到哪裡去了

又怎麼會知道

那股強大的中和熱是由什麼吸收了

又怎麼會知道

錐形瓶已經慢慢開始腐蝕 被不停交錯的酸鹼


震盪 來回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