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不說,儘管存在,也只是無物…

     試圖不看也許是最好的辦法
     但是我們又怎麼去面對
     
     「你在誰身邊,都是我心底永遠的缺」

     Stay or stay away?
     Drift without destination.

     「你走天橋,我走地下道」

     不停的努力是期望殊途同歸
     但是顯然不是機率跟報酬可以解釋的
     期望不等於期望値

     「固執算不算任性的要求」

     我們作夢,我們漂浮,我們凌駕在微風之上
     那麼是否扯破喉嚨,心中真正的聲音就能傳到天邊?

     「誰把他的線剪斷了,你知不知道?」

     我不知道,因為從來沒有真正把線握在手中
     又怎麼會知道被剪斷的滋味






     「最後還是回到了原點」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