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腫的雙眼在眼角留下結晶,不踏實的感覺侵蝕著我,又是第幾次了?明明說好了這是最後一次,但還是深陷在迴圈裡跳脫不出來。

       這條孤獨的路沒有盡頭。

       自從說分手之後到現在正好八個月,沒有預期中的好聚好散,但我們還是不免俗套地祝彼此幸福,約定要成為彼此的心靈伴侶之類的云云。但傷口就像劣質的陷阱一般──埋不住也騙不了人,我們一路從說好的還是好朋友,變成普通朋友,再來是久久一次問候,然後只剩聽說。

       總是在犯錯之後才肯相信,錯的是自己。

       兀自切斷了我們的關聯的是我的理智和懦弱,因為我不想再回到我們有過的回憶裡,那只會讓我更加無法呼吸,每想到一次就像牽動琴弦般的無法收拾,於是才忽視了我們的約定,選擇漸行漸遠。而要不是我這麼的頑固,和自以為這麼做對雙方都好的想法,也不會讓我們的再次見面是如此地不堪、如此地狼狽。
       直到來不及才發現,已經失去最重要的東西。

       人物,你和我;時間,微雨的深秋午後三時一刻;物品,我手中的香水百合、你最愛的香水百合;地點,台大醫院病房;事件,一個年輕而充滿希望的靈魂住在病魔糾纏的軀殼裡──只能夠再寄宿兩個月的軀殼裡。

       而我們終究也會遠離,變成回憶。

       此時,你已不只在穿山越嶺的另一邊了,更在萬重蓬山之外,之外。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