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和天在直布羅陀交成一線
理直氣壯的藍著
那是青春的顏色
是十六歲的理所當然 
卻是十七歲的奢侈不可及
我是囚禁在地平線上的海
你們像天空似乎一蹴可幾
每每在盛夏的午後狂飆
因為嚮往而追逐
卻藍了心情 濕了眼眶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