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把芬達打翻了
也讓整個城市的氛圍 沸騰了
不斷冒出的氣泡
附著在溫室的玻璃帷幕上
屬於第二十五個小時的沉靜 降臨
於是我們定格 也無法追尋
誰釋放了滿街的橘子香氣

說服自己和說服別人
好像都只是一種逃避
要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藏起
一併把真實的感情也抽離
起承轉合 千篇一律的劇情
走到了第二十六個小時的無奈
到底有沒有人 在那裡等我
最深情款款的眼神
後來 停駐在我的身上
。 莫約一個句點的時間 她曾停留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