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人生是一篇華麗巨幅的駢體文,那麼青春必然是一首破格的律詩。
  從李白的時代一直傳了下來,被人們反覆吟詠著,雖然吐不出半個盛唐,但青春在我們的生命鑄下了相同的烙印,字字句句鎔鑄著淡淡哀愁的起伏。我們訪遍了田園的春光,踏遍了邊塞的枯槁,而以兩聯對仗對出了最傑出不凡的理想,這時我們的眼睛是雪亮的,是深邃的,並得意洋洋的為頸聯劃上句號,以為一首青春可以就這樣圓滿落幕,但是當這首律詩的尾聯已承載不了從方寸之間滿溢出來的浪漫情懷,於是我們放棄循規蹈矩,平起而仄收。
  青春於是成了一首又一首的不朽,傳唱著。
  而青春也是一場永不止息的追逐,是一趟沒有終點的旅程。旅途中有很多的理想,但我們共有一個夢,我們探尋憂鬱的濫觴,期待日出生命的悸動。而逆風可以振翅,飛往我們彩虹般的夢不落帝國;若順風則可以遠颺,航向世界的盡頭,去尋找我們心目中永遠的金銀島,我看見海和天在直布羅陀交成一線,理直氣壯的藍著,那是青春的顏色。
  於是我認為青春最適合被收藏在水經裡,一段段的冒險和一次次的衝撞,終將成為文人筆下一段段的動人旋律,以文字再次賦予他們生命,躍然紙上。如何動人的鐵漢柔情,如何荒誕的放蕩不羈,都將順流而下,流入生命的河床,使人生成為一畝豐收的田,然後流出句點的遺憾,將一切還諸天地,就像一篇篇的經典被不停地傳唱著,青春的河流也將源源不絕,在每一個水藍色的天空下,波光粼粼,隨風蕩漾。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