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別忘了把爸爸的鑰匙帶回來,記得唷!」
  隨著大考的日子越來越近,回家的時候天空一天比一天更暗,而綿綿的細雨更好似沒有止息的一天,強硬的佔據的整個世界的風景。豫翔急忙收拾書包趕著路想要趕緊回家,但是到了家才發現自己的鑰匙竟然不見了,於是豫翔撥了通電話吵醒了睡夢中的父母。
  「我沒有鑰匙幫我開門。」
  「怎麼這麼晚回家阿?鑰匙是忘了還是掉了?吃飽了沒啊?對了!家裡熱水器怪怪的你可能不能洗澡喔!」熱切的關心從那端一股腦兒衝了過來。
  「嗯。」豫翔掛上電話,門開了。
  「那你要不要吃東西啊?還洗不洗澡?要不要跟鄰居借個浴室?你不敢講的話我可以幫你問喔!」好像有一種氛圍圍繞著,但並沒有被注意到。
  「我累了,想睡了。」書包跌坐在地上,而他轉身走向房間。
  「那你也不吃飯嗎?不用怕麻煩啦!菜燙了就熱了啊!」在關上房門前依稀還能聽見。
  「不用了!!」他大聲的吼著,隨後,沉默再次佔領了夜。
  隔天早上才發現,爸爸的鑰匙放在書包上。
  「搞不好你的鑰匙掉了,以防萬一就帶著吧。」小便條寫著。
  以拔山倒樹之勢迎面而來的是一望無際的書海,但是豫翔從不讓父母擔心,課業雖不能說名列前茅,但也還算是個滿令人稱羨的成績,但他從不向父母分享這些喜悅,因為他認為這些是應該的,正如他覺得父母對她的關愛,是應該的。
  突然,一陣尖銳的鈴聲劃破課堂的寧靜,只見一人忙手忙腳,靦腆的笑著。
  「上課打電話來幹麻?」他傳了封簡訊給媽。
  「沒有啦!只是想問爸爸的鑰匙還在你那嗎?」
  「嗯。」豫翔拍了拍鼓起的口袋後,回答。
  「那麼別忘了把爸爸的鑰匙帶回來,記得唷!」
  這一整天的課業顯得輕鬆,而豫翔也很久沒有哼出如此輕快的旋律了,因為他左胸前的口裝著那張字體工整的便條,原本容量看似很大的口袋,卻在一瞬間被裝滿了。他踏著輕快的碎步,手中把玩著爸爸的鑰匙,蹦蹦跳跳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之間,一輛卡車疾駛而來,豫翔為了閃避只得跌坐在路邊,當路人都在咒罵莽撞的司機之際,他擦了擦額上的冷汗,卻赫然發現那份關愛已不在手中──鑰匙掉進了排水溝裡。豫翔使盡全身的力氣想將水溝蓋抬起,卻始終只能望著沉甸甸的水溝蓋興嘆,他急忙向附近的人請求支援,但是當援助到達的時候,鑰匙已經隨著水流,消失在夜色當中了。
  也許下著雨也許沒有,對駝著背的豫翔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差別,他俯著臉、拖著腳步走進了家門。
  「要不要吃飯啊?熱水器今天下午就修好囉。今天你總該洗個澡了吧!」媽媽馬上熱情的迎了上來。
  「喔。」他緩緩步向餐桌。
  「今天在學校過的怎麼樣啊?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呢?」
  「沒有。」隨意扒了兩口飯,豫翔口齒不清地回答著。
  窗外有三台機車呼嘯而過,然後是狗的叫聲。
  「對了,那爸爸的鑰匙呢?」媽媽終於開口。
  這句話好似點燃了什麼,只見豫翔伸手從口袋拿出了一串鑰匙,不耐煩地摔在桌上,隨即起身走向房間,而在門把要被帶上的前一秒,媽媽開口叫住了他。
  「豫翔,這串是你的鑰匙,不是爸爸的。」媽小心翼翼的說
  沒有人知道該怎麼重新開啟話題,時鐘滴答的聲音清晰地在客廳回響著。
  「我有帶回來。」
  「但這是你的鑰匙,那爸爸的呢?」
  狗的叫聲停了,所以風的聲音聽的很清楚。
  「掉在路上了。」
  「掉了?怎麼會掉了呢?掉在哪?有沒有回去找找看啊?」
  「不用找了,沒有用的。」
  「怎麼會沒有用呢?來,媽媽陪你一起回去找!」
  「已經找不回來了!鑰匙已經被水沖走了。」
  「你就是這麼不小心,虧我今天還特地提醒你,你怎麼什麼事都這麼不好好注意呢?」見豫翔一語不發,媽媽繼續接著說。「之前就叮嚀過你好幾遍,不要東西都不好好保管。而且鑰匙怎麼會被水沖走了?」在我回家的路上沒有河。
  「你覺得我在騙你嗎?」
  「豫翔你不要誤會,媽媽只是覺得……」
  「我真的有帶回來!我真的有!」
  「我知道你有,但是是掉在哪條河,我們一起去撈。」
  「看吧!你根本就不相信我。」
  「沒有,媽媽真的相信你,只是……」
  「只是你知道我回家的時候根本就不會經過什麼莫名其妙的河!!!!」豫翔轉身將自己反鎖在房裡。他今天的喜悅還來不及被記錄,但整個世界就這樣顛倒了。夜沉入了無邊的寂靜裡,很深,很深。
  深夜,豫翔家裡一陣騷動,兩對腳步聲倉皇的衝出門去。
  路燈下,一個瘦小的身影被發現倒臥在排水溝上,手中緊握著鐵撬,雨就這樣靜靜的下著。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