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現實狠狠賞了一個耳光,在追求夢想的路上。
  我一直以為自己是一個充滿理想的夢想家,想說的想做的都是創新的,不落窠臼的,
但是當我努力朝向自己的夢想邁進的時候,猛一抬頭,才發現我仍然不得不向現實低頭,
成績和分數和這個冰冷的社會,是誠實的,是殘酷的。於是,回家的路變的更加漫長。
  我走出校門,在這節奏鮮明的夜,城市的寂寞和我的沉默在耳邊共鳴,而循規蹈矩的
一切都已迷糊不清,我拖著疲憊的身軀,穿越了重慶南路的車海與人海。映入眼簾的是一
座鋼筋森林,這座森林長滿了玻璃的葉,人們也選擇寄生在這裡-一棵棵名為辦公大樓的
樹上,窗戶如一朵朵晶瑩剔透的玻璃花,整齊的嵌在混凝土的莖上,玲瓏可人卻鮮少綻放
,因為這些參天的樹不需要呼吸,所以連寄蜉蝣於其間的我們,也好像窒息了,茍延殘喘
,但最後,死去的不是我們的身體,而是我們對未來的憧憬和本該純樸地像藍天般的赤子
之心。
  我的思緒仍然混亂,而我的腳步已經抵達了中正紀念堂,人們像洪水找到了宣洩的支
流,逕以瀑布的姿態,向著地底不停的攢動,紅的黃的綠的藍的,人們並不會在意與他們
錯身的瞬間,世界是否有什麼不一樣的風景,只是急忙隨著月台催促的警笛聲,蜂擁而入
通往另一的時空的飛行船,他們只在乎起點和終點,過程只是參考甚至不屑一顧。而這些
船無懼於隧道的黑,乘載了許多人的遲遲晚歸,一片片的透明映照出,一幅幅自以為是的
堅強,透明折射的光線和著人們的孤獨無力,在我的手上刻畫出時間-一個沒有起點和終
點的圓,就這樣靜靜的,時間走到了第三象限,然後冬天應該已經不遠了。我望著那仍不
止息的圓環繞著整座城市,我看到的原來不是時間,而是包覆著一層金屬光澤的-寂寞。
  從此,我不敢一個人回家。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