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開水
你是茶葉
那麼你的香郁
必須倚賴我的無味


讓你的乾枯柔柔的
在我裡面展開,舒散:
讓我的溼潤
舒展你的容顏。


我必須熱,甚至沸
彼此才能相溶。


我們必須隱藏
在水裡相覷,相纏
一盞茶功夫
我倆才決定成一種顏色。



無論你怎麼浮沈
把持不定
你終將緩緩的
(喔,輕輕的)
落下,攢聚
在我最深處。


那時候 你最苦的一滴淚
將是我最甘美的
一口茶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