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這詞語我懂得怎樣寫
只是寫的時候感到有點沉重
有人會安慰我
說能夠存在已經很好
甚至整天都活在幻想中
也不俗;
我曾經向自己承諾過
不再有灰暗的念頭
只是 我常常都
禁不住要去想:
我要的究竟是什麼?
不要像深海的比目魚
只懂隱身海底
我寧願像珊瑚
美麗、永恆、常常被需要。
我要的究竟是什麼
在酒家吃飯的時候
看著不遠處的魚缸裡
爭相浮上水面呼吸的魚兒我知道
深夜乘公共汽車回家
看著車上一對對的接吻魚我知道
從台下 看著台上讀詩的人們我知道;
在河的這一面 看著河的另一面
我努力划船過去想觸摸對岸的一切;
我想擁有 我想接近
我想擴張自己
我的一生就活在這種追求中。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