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只不過試圖尋找平衡,在日與夜的遞嬗之間。

  看了巡者系列小說之後,這種來自深層思考的反動,就從沒
饒過我,我很認真的在想,如果我能選,我會加入哪個陣營。光
明嗎?黑暗嗎?說真的,我沒有把握。

  而如果你沒有讀過巡者系列,那你可能會覺得,我在光明與
黑暗之間猶豫是非常愚蠢的,但是在讀過了之後,我很有把握你
也會和我一樣,感覺到黑暗不是這麼黑暗,而光明也不如想像的
光芒四射了。

  光明與黑暗,相輔相成相生相剋相互制衡相依為命。

  絕對的光明會帶來更深沉的黑暗,而在最濃郁的黑暗中便蘊
藉著最純淨的光明力量。如果全世界都是好人,那麼稍為自私一
點的好人便成了惡人,如果全世界都是壞人,那麼善於偽裝私慾
的惡人便成了好人。怎麼去對善求全責備?怎麼去對惡放寬底限
?我們越了解其中的本質,就越容易迷失。

  就像安東,只能利用道德重整來喚回自己。

  可惜我連執行七級法術的法力都沒有,我的體溫是正常的三
時七點六度,也許等我躺著進入窖藏軀體的冰窖時,我便能了結
這一輩子的心願了。但我很清楚,凌駕在凡人之上,「以凡人為
牧草,我為乳牛」的心願根本遙不可及。

  因為芙阿蘭早已隨科斯加,灰飛煙滅。

  那我又何必擔心這些呢?我模仿安東的習慣聳了聳肩,然後
笑自己太傻,我正在擔心一個不需要我擔心的蠢難題,總之酸鹼
就是會中和,質量就是會守衡,整數指數就是會發散直到永恆。

  還是擔心明天早餐該吃什麼好了。

  此時,我的胃笑了,錢包卻生起悶氣了。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