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聲響起在往常的熱線時刻,習慣性的打開手機,接起後已習慣
    不確認來電者,因為也沒這個必要,你的聲音出現在話筒的另一端,一
    如往常的開場白,一如往常的沒營養對話,一如往常的報告著我的、誰
    的、公車司機的、隔壁老王的,連對街母狗生了六隻小狗都成了話題,
    更不幸的-還有兩支夭折。


       多了什麼?少了什麼?


       電話掛上之後,我的心又擁擠又空虛。塞滿了即將爆發的不悅與
    就要脫口而出的不耐,卻等著接收你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哪怕是隻字
    片語,哪怕是雞毛蒜皮,但是並沒有。你只是,打來查勤,就像怕自己
    的狗跑遠了,所以在蹓狗的時候,總是要頻頻喚著狗兒的名,看似關愛
    卻是限制。


       當懷疑成了情趣,擁抱成了佔有,我們之間還剩下什麼?


       Whatever more than enough means totally empty.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