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春夏交接之際,我的心情也深受影響,一開始以為是因為
  自己已經暫時卸下繁重的課業壓力,所以才會如此,但今天翹掉最後
  一節課,在回家的路上,我才驚覺,原來植物園的荷花快要死光了,
  線再已經快要六月,可是卻連一片葉子都長不出來。

     我突然想起高中第一次上學的時候。

     那是個燠熱無風的午後,我聽了學長的建議,坐捷運到小南門
  ,然後走進了植物園,但是對初來乍到的我來說,植物園根本活脫脫
  是一座綠意盎然的巨大迷宮,我佇立在旋轉門前,遲遲無法決定是否
  要前進,這時候,幸運的我,遇到的段考完的學長,我鼓起勇氣前進
  ,但是每到分岔口的時候便裹足不前,等到有下一個學長出現,我就
  逆著他的路前進,直到過了第二個叉路口之後。
 
     闖進我的視野的是一整片的綠海如波,還有幾抹脫俗的嫣紅。

     我永遠無法忘記那一刻,因為植物園對遠住在台北縣郊區的我
  來說,一直是所謂的"觀光景點",根本無法想像,以前一直以為遠
  在天邊的美麗花園,竟變成每天必經的過渡。這一片無邊無際的生機
  蓬勃,便成了我三年來鮮少缺席的背景。

     抽芽、生葉、綻放、凋零。年復一年,如今已經三年。

     我望著仍死氣沉沉的湖面,突然感到沒來由的難過,因為我一
  直以為,在我畢業典禮的之後,可以在飄著荷花香的植物園,做一次
  久別的告別,如今這一池連葉子都不見蹤影的死水,綠得令人絕望。

     「優養化太嚴重了,得禁止大家隨意餵食!」我聽見工友說。

     我們到底為大自然做了什麼呢?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