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每次「寄宿」後留下的痕跡裡,殘留的蛛絲馬跡出賣了你的
  秘密,一張張陌生人的名片,來自一個個不該屬於你的地方,一封封氾
  濫成災的穢語,再再透露了你不為人知的黑暗面,垃圾桶裡的膠囊和桌
  角的白色粉末,更成為你放蕩不羈的無言註解。我們彷彿置身於驚濤駭
  浪,那渴望靠岸的迷航者,即使我們仍冀望能獲得救贖,但也深知那已
  在預期之中的最後一死。
  
     按圖索驥的猜疑終將成為綱舉目張的宣判,你滿滿的秘密被一張
  白紙黑字的通知書寫得非常具體,一字一句如土石流崩解坍落,沖垮了
  我們最後的期盼,那一絲的希望。可是我不想目送你被帶走,因為我不
  希望記憶裡有這樣的一個畫面。我想等你,等你償還完你該付出的代價
  ,我想再跟你去捉一整簍的魚、一起去放風箏、一起漫步在那條夕陽下
  的鄉間小徑。
  
     然而在漫長的等待之後,輕輕喚醒我們的不是你,而是一紙從雲
  端捎來的消息,你說你要回去你的故鄉了。那天下午我枯坐在窗邊,不
  停地咀嚼著你所留下的話,十六歲的我,不解。無邊的思索引導我走進
  無解的深淵,於是我無助地望向了天。只見飛機把這片憂鬱的藍天分割
  成兩片,望著天空的我才恍然大悟,想起了你曾說過的話,於是我仰著
  頭,對著已模糊不清的天空大喊:「哥!雲的另一邊,是不是有另一片
  藍天啊!」






                 --- END ---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