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台北,微雨成霧,帶有些許的刻意壓抑著。

     宇哲走出明星國中的大門,準備踏上再稀鬆平常不過的歸途,但是今天的
  一切都不太像是如此,月亮是藍色的,眼眶是紅色的,書包是沉重的,腳步是輕
  盈的,時間已經遠遠追過了他的行程表,但是今天他不趕著補習、預習或溫習,
  他的靈魂沉靜,所有一切都已經緊緊打包好,即使前一刻這些考卷、參考書、鉛
  筆盒和情緒,才如山洪爆發一般四處漫溢。

     他在等,等最後一班地下鐵。

     只是隨著時間越來越倉卒,他的呼吸卻依然平順,彷彿他已然知道,那隧
  道裡的黑暗有多深沉,他已義無反顧,向上再向上,直至耳膜感到膨脹,直至空
  氣不再鮮甜,他忘了一切之後,笑了。於是他在警笛聲尚未響起之前,便從容的
  踏上旅程。

     他終究搭上了最後一班地下鐵,從百呎高空直達地心,遠離這座城市。

     如果有他愛的或愛他的人來送行,他,會不會決定留下?

     或,一起遠走。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