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過,

一旦人離開了軀殼之後,

就會擁有全能而敏銳的官能。

也有人說過,

一個人最後失去的感覺,

是聽覺。

所以,只要我天天

對著無盡的蒼穹訴說,

你應該就能夠,

以最後的知覺,

或是全能的官能,












聽見。



















我脆弱不堪的鼻音,

夾雜模糊不清的呢喃。

如碎玉一般翳入天聽。








































那是心碎過的人,

才看得穿的口是心非。



















那是從地獄回來的人,

才聽的見的痛徹心扉。




















所以以後我會天天說,那些來不及說的事情。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