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掉的空氣測不出溫度

吐出的話語一如薄霧

消散在攻防之間的冷酷

一如揮發的乙醇

一並將陳年的酒香窖存

封印在

那個我們都曾動心的年頭

曾經我們都渴望停泊的港口




沉默喧鬧著

這冰點以下的狂歡。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