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討厭雨天是有原因的,
     大家都以為我早就忘記了,
     甚至認為我根本不曾記得。
     
     這種事情,誰能忘了。

     一樣的溫度一樣的雨天。

     我聽見生命從軀殼裡嘔出的聲音。

     我聞到一股血液的沼氣。

     我感覺到消散的光。

     我,看不見。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