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引用自Jayko - 【小說接龍】章一 /By Jayko

--


安靜。

絕對的安靜。



黑爾閉上眼睛,在一片黑暗中,那人的味道更清晰的曝露了他的位置。



為什麼這麼害怕呢?黑爾在心裡問自己。

他沒有辦法回答,只能倚靠一向不曾背叛他的直覺,將自己牢牢緊貼在樹叢的底部,
靜靜等待那人緩緩通過。

「好... 餓。」

一個沙啞卻稚嫩的聲音從黑爾的頭頂上飄過。
黑爾屏住了呼吸,卻忍不住好奇的往樹叢外望了一眼。

那是名... 少女。
或者說,那應該是名少女吧。

她的頭上擁有一對金紅色的犄角,凌亂不堪的捲曲紅髮看起來就像馬的鬃毛一樣粗糙,
沾滿泥巴的手掌拖著一個已經消瘦疲乏的粗麻袋,
最可怕的是,在破爛髒污的襯裙底下,一條佈滿紅色麟片和兩對金色尖角的尾巴就這樣伸了出來。

黑爾從來沒有在任何書藉上看過這種生物。

「二十天了... 」女孩不停的低語著,但黑爾再也聽不清楚。

他只聽見自己的心跳在耳邊砰砰作響,
女孩拖著腳步和喃喃的低語,以非常緩慢的速度前進著;
黑爾有點暈眩。意識到自己閉氣的極限,他卻沒辦法放心喘口氣。



不要跟這生物扯上關係。

他的直覺這樣跟他說。

起碼也不要是現在扯上關係。

另一個聲音又從他心底冒了出來。



不要是現在?
他對自己的想法愣了一下。

所以,以後就可以嗎?



就在他的呆滯之中,女孩消失在不遠處一個很深的山洞裡,
只聽見微弱的幾聲爆炸,山壁上輕輕滾落了幾顆石頭下來,
一切又再次歸於寧靜。

黑爾從樹叢下鑽了出來,感覺清新的空氣自花朵和青草間鑽進了他的鼻孔。
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不由自主的望了那漆黑的山洞一眼,
然後吞了吞口水,往後踏了一步,再一步,然後轉身、開始了他頭也不回的狂奔。





清晨,連陽光都還沒完全甦醒過來,夜慕就已經清醒了。

她在帳篷內換上輕便的裝備與斗篷,然後拎著瓢子和梳洗用具就往河邊走去。

白色的月亮已經接近地平線,晨曦已經染紅了遠方的山頭,天色正漸漸的由藍轉橙。
夜慕將自己梳洗乾淨,就著河水裡的倒映將長髮綁成一束高高的馬尾。

從自己的國家離開,已經是第八天了。

她握著手中的蓄魂草人,無神的望著暗淡的蓄魂核心發著呆。



離開「天堂有路你不走」王國之前,神官們將特製的蓄魂核心交給公主,
並仔細交待到每十天就會和「露娜之心」同步傳輸一次的儀式。

也就是說,每十天、父王和人民們就會感受到自己是否有努力要讓他們活下去一次。



夜慕無意識的握緊了冰冷的蒐魂槍。
回想起過去這幾天,多少次自己嘗試著要攫取這個世界人民的靈魂,
但每每看到他身旁親友的照片,努力為主人阻擋的忠犬,
她往往只能緊握住手中顫抖的蒐魂槍,轉身飛逃。



好像看見自己人民的臉,那樣恐懼的看著自己。

沒辦法。沒有辦法呀!這樣怎麼下得了手呢?



她也試過攫取一般走獸的靈魂,
雖然蒐魂草人有得到靈魂數量,但能量上卻少得可憐。
在嘗試過幾次之後,她發現對這個世界執念越少的靈魂,能量也就越低,
甚至在死前情緒波動越大、越表示出求生意志的靈魂,相同的就擁有更大的能量。

這件事實是在夜慕殺死一隻落入陷阱、拼命垂死掙扎的大棕熊的時候發現的。

也許有孩子在等著牠回去吧。夜慕想著。
也許是被巫術變成熊的人類,沒辦法開口講話,也沒辦法逃掉。

看著草人原本黝黑的核心開始漾出微微的光芒,
她又想起那頭熊被吸取靈魂的那瞬間,痛苦掙扎的模樣。

她輕輕摸了摸身上保暖的皮毛,在棕熊失去靈魂之後,她輕鬆的把牠殺了,
做成好幾天份的肉乾口糧,還有在夜裡保暖的熊皮毯子。

越掙扎、越抗拒的靈魂,能量相對就越大啊...。
她在心裡苦笑著。
原來我是這麼殘忍的生物。



梳裝完畢,她走出帳篷,輕輕的將帆布上的露水抖去。

昨天她精心設置了一個不會傷害到獵物的陷阱,不知道今天有沒有收獲呢?


抬頭看看天空,月亮已經完全沉了下去,
微薄的日光正從紫紅色的雲朵中穿射出來。

今天是第九日了。
她在隨身攜帶的草紙本上又畫上一記。

明天,明天就是父王和人民期待已久的第一次補充日了。



暗淡的蒐魂核心在草人君裡無神的閃動著,
夜慕嘆了口氣,緩緩的朝陷阱的方向走了過去。



明明是這麼的和平呀...
森林裡,處處可以看到美麗的花朵,清新的露草香,和鳥兒們雀躍的歌唱聲。
她想起皇宮裡那隻最美麗的虹色啁雀,
以往父王處理完國事總愛帶著剛練完巫術的她坐在溫室裡聽啁雀歌唱,
但自從露娜之心開始閃滅之後,不知道父王已有多久沒有解開過鎖緊的眉頭了。

露娜之心。

夜慕發現自己手套底下的掌心正在冒汗。



希望陷阱補捉到什麼呢?

... 一隻狼好像不錯,聽說這附近的狼群很兇悍,
已經有不少經過的商旅受到過牠們的攻擊了。

幾匹狼並沒有辦法補充多少靈魂能量,但狼是群居的動物...
若是能引誘出一整個狼群... 自己一隻一隻攫走他們的靈魂也絕非難事。

一邊這樣盤算著,夜慕一邊走到了陷阱旁的草叢邊。
還沒探出頭去,她已經在路邊看到掉落的一只小孩子穿的靴子。

「...... 什麼!!」

在這麼隱密的森林裡,怎麼會有小孩子呢?!

難不能是目標獵物補殺了村莊裡的小孩想要拖回洞穴裡...



她用力的撥開樹叢,勾環底下的裝置的確已經被觸發了;
但環顧四週,既沒有血跡,也沒有獵物的蹤影,那這到底是......

冷靜下來。她對自己說。
說不定只有一只靴子被叼過來而已。

仔細檢查之後,夜慕很快的發現自己裝置被破壞的痕跡。
原本她的設計是在經過的動物觸發勾環之後立即形成一雙磁力極強的腳環扣住獵物的雙腳,
而粗重的鐵鍊則會將磁環牢牢扣在地面... 照理說沒那麼容易掙脫才是。
果然,粗鐵環已經被破壞,但被破壞的痕跡卻相當不尋常...
好像是被微弱的力量稍微解構掉了一半的樣子,殘破的遺留在原本的道路上。

夜慕輕輕蹲了下來,摸了摸地上的鐵環。還溫溫的。
看來是在日出之後就著微光使用了某種類似鍊金術的技巧將鐵環解構的。
這下看來抓到的不會是狼了。她想。
該不會是抓小孩子鍊丹的邪惡鍊金術士吧!

夜慕努力的沉住氣,但還是粗暴的的搜尋起附近的線索。
還好,雖然對方極力想要隱藏自己的蹤跡,但雙腳被困住、離開時間又不長,
怎樣也不可能瞞過她這個獵人。

她迅速的在還有些昏暗中的樹林中穿梭著,
刻意被翻起來覆蓋拖行痕跡的泥土、矮樹叢裡被折斷的枝椏,
很快的,她停在那個有些許破壞痕跡的花叢前面。



精疲力盡的獵物,喘息的聲音清晰可聞。

夜慕沒有大意,用一旁的長樹枝輕輕撥開樹叢。



已經有心理準備會補捉到人類了,為了父王和子民們,
在這種荒郊野外總不會遇到什麼求情的親人了吧!
就這樣吸走他的靈魂吧。她心裡這樣想著。



沒有動靜。

她緩緩移動身子,居高臨下的朝花叢內看去。



一雙只穿著一邊靴子,有著些微毛髮的小孩子的腳,被她的磁環緊緊扣著。
一條像是狼犬科般毛絨絨的長尾巴。
一件髒污破爛的編織外衣上沾有大量凝固的血跡,但照衣衫的完好度來看,應該不是他自己的血。
還有,一雙倔強,恐懼,但卻純真透明的大眼睛。

那是一隻貌似狼半獸人的小孩子。





................. 好可愛!!!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