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選擇寄生在這裡
遊走在這立體的幽暗中
這座鋼筋森林長著水泥的葉
我們從久未綻放的玻璃花 探出頭來
然後 嘎的一聲 關閉
這些參天的樹不需要呼吸新鮮
連寄蜉蝣於其間的我們 也窒息了
茍延 殘喘
但最後 終於死去的不是我們的身體
而是嚮往奔馳於曠野的靈魂
而是天馬行空的無限想像
而是永遠純樸地像藍天的心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