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天空像是晾不乾的棉襖,沉甸甸的掛在窗邊。
一首濕漉漉的牧歌,斷斷續續,從初春一路到深秋。一直
要到了橙黃橘綠的時候,天空才又再次的輕盈如剛摘下的
棉絮,輕飄飄的隨風蕩漾,無憂無慮的藍著。
  但我愛上的不是天空,是那迷人的閃耀。
  由來歌頌冬日暖陽的文章已如過江之鯽,所以當我漫
步在古色古香的三峽老街時,也就沉浸在這理所當然的陽
光裡。琉璃瓦上,一隻灰白相間的貓,慵懶的窩在陽光裡
,瞇著的眼睛透露出幸福,不時吐露的舌尖好像正在品嚐
夢中才有的盛宴。我在他身旁半步的距離坐下,決定敞開
心胸,去品嚐這悠閒的午後。
  我愛上了這化外的感覺。
  不見雲影的萬里晴空,陽光大剌剌的為我傾洩而
下,磚紅色的午後陽光恣意在我身上遊走,像久未逢甘霖
的大地接受上天的滋潤,陽光就這樣一點一滴滲入我的肌
膚,這時連北風都已吹面不寒,塵封已久的心房也充滿了
溫暖,翻個身,讓自己全身都沐浴在金黃的氛圍中,於是
慵懶,便成了冬日午後最詩意的註腳。
  微風將我輕輕喚醒,身旁的貓已揚長而去,在這繁忙
的城市,連貓也不願意試著停下腳步,去等待一朵花的名
字,我停下已快不起來的腳步,揀了一支欄杆,以貓的姿
態攀附其上,懶洋洋的。在不討喜的冬天,我把自己託付
給陽光,也讓陽光慵懶了我,這就是青春,這就是年少。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