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著一片玻璃,櫥窗裡的你的微笑一如往昔,本來想馬上轉身逃走的
  念頭,卻在與你四目相交之後瞬間瓦解,我的身體像拋了錨,等著你潔白的
  身影,向我靠岸。

     當你終於停在我的眼前時,從你口中吐出的噓寒問暖,我完全無心理
  會,我腦中只有許多問號不停迴盪著。

     「後來的你還好嗎?」「放棄高中去念高職後,會不會後悔?」「有沒
  有交新的男朋友啊?交了幾個?」「看起來好像瘦囉?怎麼減肥的阿?以前你
  不是怎麼減都減不下來的嗎?」

     「以前」

     直到後來我發現,我的心雖然飄走了,但是我的嘴卻非常機械式的反射
  ,一一招架你拋過來的social對話框,而我心中那一串如亂碼般的問號
  也再次被打回我的腦皮層深處。

     另一個黝黑的身影漸漸向我們靠近,我無法探知他的來意,直到他輕輕
  挽起你的手,就像一擊當頭棒喝,我的心才真正的重新領著我的思緒,你笑著
  說你們接下來還有行程,我這才說出第一句,發自我內心的話。

     「看到你這麼幸福,那我就放心了。」

     這句話發自我的內心,卻酸酸甜甜的,就像那年的我們,在水藍色的天
  空下青澀的戀習曲序章。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