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模子刻出許多複製的日子,衝出捷運站追著公車的我顯得分外的
  矯捷,彷彿肩上那5公斤的普通化學和微積分的課本不復存在,心中正在暗
  自慶幸不只追到了公車還坐到了位子,這時候我被搭訕,完全意外。

     「請問你知道頂埔國小嗎?」操著香港腔的女聲敲敲我的耳膜。
     「嗯!要下車的時候我會幫你按下車鈴。」

     接下來的對話有點像脫線的毛衣,這邊露出點線頭,那邊起了點毛球
  ,有一撘沒一搭之中,我得知她是隻身前來台灣,也的確是個香港人,但是
  他來這裡不為了觀光,不為了探親,是為了一個我覺得需要被隆重介紹的理
  由-她來見一位牧師。

     先說好,我沒有特別信仰。(就是都相信,也可以說是都不信。)

     第一,他們只憑書信和來台之後有電話連絡。
     第二,雖不是第一次來台,但那位女士是第一次搭台北捷運以及公車
     第三,她連零錢的面額都必須確認在三,才安心投入

     還記得簡媜有一篇散文,描寫一位走火入魔的教友,而簡媜以強而有
  力的結尾寫道:宗教到底把這個人帶到哪裡?

     現在我也想說這一句話,但在這位女士的身上,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