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上的旗幟
     尚未立起便已被焚
     只有拂曉出發的前線騎兵倖免
     仍在整裝的精銳部隊
     也一併被困在城中
     慘遭祝融 灰飛煙滅
  
     是誰 是誰

     這場戰爭到底
     是為了褒姒的一顰一笑
     還是為了小喬的柔情似水

     從來不在戰場的中心
     而從此困在小小的閣
     那沒來由的流動 竄動

     像止血一般
     戍守每個關卡 玉門或是陽關
     阻止萬頭攢動的士兵
     但卻仍然節節敗退

     原來一切不如預期
     這些士兵早已在各地埋伏已久
     
     一瞬間 就地起義

     倉卒 慌忙 戰敗 奔走
     一如敗寇一般

     我們必須諒解一敗塗地
     因為那是對勝者的一種光榮
     越不容易釋懷的得失 
     才顯得對獲得的亟欲懇切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