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半夜沉澱自己,是件很棒的事情。

     這時候思緒能比較活絡,清楚的找到自己想表達的辭彙,或許
   說是靈感吧?Who knows?這些日子來發生的事情,對我來說,一如變
   色的走馬燈,雖然失真,但是確實的在跑動。

     首先是杜鵑花節,這不是個我很期待的活動,因為我高中三年完
   全沒有動過要來參觀的念頭,自然也覺得這不是什麼大事件。但是,
   在陳冠宇的大力讚許之下,我踏出了大一下開始高調的第一步。

     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得慢慢習慣爆肝到現在。

     再來是宿營總召,我很高興可以為大家服務,但是附加的副作用
   甚高。我開始運用本能來跟別人SOCIAL,開始走回頭路。展現出我覺
   得,身為一個總召應該要有的一面,但是我好累,我走回了我不想走
   的那條路,但我別無選擇。

     然後是期中考,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不過就像是台機器吧。一
   台不太牢靠的機器,輸入對的指令也不一定有對的OUTPUT,但是精準
   度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所以考了個不上不下。

     媽的,我想停修體育。

     再來是化學之夜,我不得不說很難聽的話,如果沒有王上仁,化
   夜我早就直接擺爛消失了,我不能選擇我的學長姊,但是我可以選擇
   自清,我覺得這不是我要的樣子。這不是我要的。所以我不想要。但
   是我還是很服從的跑完了該跑的一切。

     包括前一天浪費的三小時。

     這篇文章到這裡應該會有點黑特味,但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
   只是很簡單的。只是想抒發自己的情緒。想笑也笑不出來的感覺讓我
   有點恐懼,不過我想這應該對某些人來說並不是失常。但是我希望,
   至少我是快樂的。不管是皮笑還是肉笑,我希望我可以真心的快樂起
   來。

     好久沒有一股聲音打從心底告訴我:你是自由的。

     現在對我來說自由跟快樂是種奢侈,因為我永遠不可能再獲得了
   。那天在醫院聽著媽媽說以後都不敢出遠門了,突然有個念頭竟然是
   :天啊我還沒出過國耶!
  
     很諷刺的是,在哥哥過世之前我都不能出國。

     我開始覺得哥哥也沒什麼好遺憾的,他得遺憾的應該就是他虧欠
   我父母太多。不過前提是他有悔意。他現在有沒有"意"都是個謎。
   他吃好的、穿好的、見過許多連我爸媽都沒見過的美景,去過我父母
   一輩子都捨不得踏進的餐廳。

     現在你躺在床上。而我坐在椅子上。

     我有的自由你沒有。

     你有的灑脫我沒有。

     我有的未來你沒有。

     你有的債務我沒有。


    
 
     而你就這樣捲款逃逸了。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