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漸深了,悔恨。
     慢慢沉了,夜色。

     我們都在奔跑
     是追逐 也是逃避

     未知的未來既然是已知的悲哀
     那麼過程怎麼交代
     又有什麼不同的變化能令人期待?

     沒有人被責怪
     但也沒有人相信命運的安排
     如此乖舛的舞台
     正上演著看似編纂的存在

     我不是戲裡的傀儡
     而他也不是裝睡的小男孩

     我有感覺
     而他沒有
     

    全站熱搜

    jambal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